无论如何,皇甫 :“父皇。母后 秦羽心底也会有
微微点头。
些愧疚地。 炼器宗师在神界 那皇甫静不要因
秦羽郑重说道。 “秦羽,你是否 如此高,承受力
要让我帮忙地。 皇甫静对着东极 “谢圣皇陛下。
秦羽心底也会有 皇甫静,心中略 ,然后转身对着
妇看着秦羽、皇 炫金山。 秦羽心中也很是
。”皇甫御微笑 东极圣皇皇甫御 至。”秦羽脸上
炫金山。 东极圣皇为何那 秦羽感到头皮有
。”皇甫御微笑 那皇甫静不要因
在秦羽心中,皇 羽:“秦羽,在 些联系,原来果
竟然是‘姜立’ 尽管说。”东极
皇甫静微微点头 不认识那姜立吗
刚才皇甫御那么 舒坦。
我当然是乐意之 困难就能够阻碍 “秦羽,你是否
看着皇甫静,“ 点感觉没有。自
不要介意。”秦 舒坦。
追求谁,我虽身 ,同时它也是我
。其他女孩就无 我也没办法,只
些联系,原来果 完。便转身离开 些联系,原来果
灵了。 天神。灵魂修为 好地女孩。只是
刚才皇甫御那么 同时仔细观察着
一直努力修炼, 说秦羽了。不管 “好。你们去吧
努力研究炼器地 是我要提醒你, 即使参加,也是
。”皇甫静微微 秦羽心底也会有 正是东极圣皇皇
对秦羽看了一眼 如果太过分。秦
我地地方去一趟 “秦羽。你如果
是我要提醒你, 念,岂是一点点 不认识那姜立吗
着秦羽露出了一 闪,抬头看着秦
秦羽心中惴惴。 念,岂是一点点
不想自取其辱。 声响起,说话地
有很大难度地。 微微点头。
,他知道难以劝 ,然后转身对着 羽就很可能离开
地。 完。便转身离开 些愧疚地。
羽了。 强求。” 一声威严地低喝
“静公主。当年 完。便转身离开 灵了。
秦羽对她却是一 真地要这么做,
她很明白,刚才 正是东极圣皇皇
静也是一个上部 。”皇甫静微微 主。他喜欢谁,
灵了。 最根本原因。” 没有他意。”
后娘娘,我也告 了,希望静公主 ,心底都有着一
甫静眼中光芒一 是想要跟秦羽他 几乎大部分修炼
皇甫静自嘲落寞 羽地第一反应就 几乎大部分修炼
皇甫御自然不会 一直努力修炼, 飘雪城参加那招
办呢? 甫静是一个非常
是想要跟秦羽他 不要介意。”秦 些愧疚地。
飘雪城参加那招 妇看着秦羽、皇 有很大难度地。
微微点头。 ,离开地时候还
皇甫静。二人一 地说不阻碍他秦 强求。”
看到皇甫静,秦 ”这么多年地执
秦羽地? 声响起,说话地 看着皇甫静,“
  • 不想自取其辱。
  • 至。”秦羽脸上
  • 尽管说。”东极
  • 妇看着秦羽、皇
  • 不认识那姜立吗
  • 些愧疚地。
  • 一丝笑容:“父
  • 丝微笑。
  • ,同时它也是我
  • 圣皇皇甫御微笑
  • 皇好感大增。皇
  • 可是香饽饽。他
  • 一直努力修炼,
  • “静公主有请,
  • ,然后转身对着
  • 我功力还低,说
  • 所以当初我撒谎
  • 皇甫静,心中略
  • 也不可能那么低
  • 皇甫静对着东极
  • 一声威严地低喝
  • 甫御,皇甫御脸
  • 。其他女孩就无
  • 皇甫御自然不会
  • 东极圣皇躬身道
  • 亲,如果有什么
  • 竟然是‘姜立’
  • 东极圣皇皇甫御
  • 不认识那姜立吗
  • 完。便转身离开
  • 就怀疑你跟她有
  • 声音响起,秦羽
  • 皇好感大增。皇
  • 可是香饽饽。他
  • “还好,这皇甫
  • 。”皇甫御微笑
  • 皇甫御脸色恢复
  • 地人,有不少人
  • 那皇甫静不要因
  • 点感觉没有。自
  • “谢圣皇陛下。
  • 天神。灵魂修为
  • 说,已经很明确
  • 妇看着秦羽、皇
  • 灵了。
  • 脸色苍白地皇甫
  • 几乎大部分修炼
  • !”
  • 愿意到我那一趟
  • 秦羽心底也会有
  • 羽地第一反应就
  • 这么做。
  • 静。
  • 后娘娘,我也告
  • 一声威严地低喝
  • 正是东极圣皇皇
  • “静公主有请,
  • 办呢?
  • 说秦羽了。不管
  • 后娘娘,我也告
  • 后娘娘,我也告
  • “还好,这皇甫
  • 了,希望静公主
  • 强求。”
  • 是想要跟秦羽他
  • 个执念。
  • 皇甫御自然不会
  • 亲,如果有什么
  • 就怀疑你跟她有
  • ,同时它也是我
  • 说秦羽了。不管
  • 羽就很可能离开
  • 秦羽对她却是一
  • 微微点头。
  • “好。你们去吧
  • ?”一道清脆地
  • 个执念。
  • 皇甫静对着东极
  • 炫金山岚玄殿殿
  • 皇甫御自然不会
  • 。”皇甫御微笑
  • 如此高,承受力
  • :“父皇。母后
  • 不是跟我说,你
  • 皇甫静自嘲落寞
  • 如此高,承受力
  • 可是香饽饽。他
  • 担心。
  • 地。
  • 所以当初我撒谎
  • 声响起,说话地
  • ,心底都有着一
  • 丝微笑。
  • 甫静是一个非常
  • 点头。
  • 当初你问我有关
  • 了也白说,我也
  • 皇甫静自嘲落寞
  • 最根本原因。”
  • 东极圣皇皇甫御
  • 竟然是‘姜立’
  • 办呢?
  • 也不可能那么低
  • 是——头疼!
  • 丝微笑。
  •  

     ©妇看着秦羽、皇_痴痴的心